联合国呼吁艾滋病防治更多关注男性
时间:2017-12-08

  联合国呼吁更多关注男性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预防和治疗

  本报讯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在过去的一年里,人们再次发表声明,自豪地宣布了在抗击艾滋病方面取得的进展。

  然而,在同一天,一群人大声抱怨在惊人的人口中严重缺乏男女待遇。

  艾滋病规划署坦率地提出了新的报告“盲点”,第一句话指出,考虑到性别不平等通常使女孩和妇女在感染和治疗方面处于不利地位,对男孩和男孩的注意似乎是违反直觉的。

  但数据有话要说。总的来说,全世界有超过2000万人能够接触到超过370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抗逆转录病毒(ARV)治疗,既挽救生命又防止传播。然而,在15岁以上的人中,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男性覆盖率仅为47%,女性覆盖率为60%。有研究表明,男性在发病的时间比女性开始治疗,并停止治疗,丧失后续护理比女性。

  2016年,世界上100万艾滋病患者中有1%死于男性,占死亡总数的58%,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男性艾滋病感染者仅占41%,而知道自己病情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比女性低20%,开始抗病毒治疗的男性不太可能将病毒水平降低到检测不到的水平,这是为了防止艾滋病基石的传播。

  我过去二十年回去了,我们没有任何关于男人的报道。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署长Michel Sidibe在瑞士日内瓦表示,我们在这里有一个盲点。

  西迪贝说,很多男性使用艾滋病预防和艾滋病毒检测服务的可能性远远低于女性,但强调男性艾滋病预防和治疗服务的三重益处:保护自己,保护合作伙伴,保护他们的家庭。

  南非约翰内斯堡Van Nuova健康研究所艾滋病临床医生兼首席执行官James McIntyre说,新的艾滋病规划署的报告是大胆和及时的。他指出,这反映了六年前合作撰写的一篇文章的观点。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坚持认为,我们所有的防治艾滋病的努力都集中在女孩和妇女身上,并且盼望男人会以某种方式跟随。麦金太尔说,现实情况是,男性没有或不能按照我们的预期使用卫生服务,男性的整体健康差距扩大了艾滋病预防和护理之间的差距。

  麦金太尔强调,那些认为增加对男性焦点的人减少保护女性的想法是一个陷阱。他说,只有当艾滋病服务承担男人责任时,男人才能够承担保护女人的责任。

  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Chris Beyrer也发表了一篇关于男性艾滋病治疗差距的文章,他说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有多少国家回应其流行病。

  低收入国家特别关心母亲和儿童,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依靠这两个方案向总统的艾滋病紧急计划和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基金提供了大量的援助,这个基金开始了15年以前强调这些人。

  Beyrer说,最早的项目是防止母婴传播,艾滋病毒是建立在母婴保健基础设施之上的。他说:在最贫穷和最脆弱的国家,这是唯一的卫生基础设施。

  Beyrer说,许多男性不会因为在诊所里感到不受欢迎而寻求艾滋病毒检测和治疗。 Beyrer说:到处都有尖叫的婴儿和整天呆在诊所里的人。他指出,男人往往认为自己不能因为自己的健康而失去工作。西迪贝说,不屑使用安全套和艾滋病检测的男性也不让男性寻求治疗。我们必须消除这种有害的男子气概。

  报告总结了主要群体在接受艾滋病防治服务方面面临的主要困难,包括歧视,骚扰和拒绝保健服务。报告建议有关部门应建立支持性的法律和政策环境,解决获得艾滋病防治服务的障碍,特别是针对重点人群的障碍,以满足不同年龄男性的需求。

  该报告提供了一些处理盲点的手段,包括在工作场所提供艾滋病毒检测服务或在国内进行自我检测。报告指出,在肯尼亚和乌干达进行的一项大型搜索研究表明,通过对各种疾病进行男性检测,并在艾滋病检测呈阳性的人群中立即取得了巨大进步。草根足球是45个国家的一个项目,它将这一流行的运动作为男孩和男孩艾滋病教育的工具。精心制作的社交媒体和短信可以提醒男性预约或保持正轨。

  报告特别敦促艾滋病毒/艾滋病方案努力增加男子获得保健服务的机会,例如提供量身定制的保健服务,延长营业时间,利用药房向男子提供保健服务,以及利用新技术,如移动应用程序,以方便获得男性健康服务,报告还建议有关部门加强针对青少年的性教育,建立两性健康关系。

  麦金太尔指出:我们必须认识到,如果我们忽视了人,我们将永远无法结束疫情。 (赵西喜)

  “中国科学”(2017年12月4日第二版)